您當前位置:首頁 > 正文
丹心系熱土 能源興家國 記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
發布時間:2021-03-05 來源:中國電力報

丹心系熱土 能源興家國

記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

  北京城西的月壇南街,高懸的明月映著窗內幾盞皎如月色的明燈,一群工作人員仍在燈下忙碌著。于他們而言,這一天的燈火仿佛格外明亮。

  在2月25日的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簡稱“新能源司”)被授予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榮譽稱號?!拔覀冞€是在加班中度過這一天。喜悅和振奮更多化成了做好未來工作的信心和動力?!币晃荒贻p干部告訴記者。

  戰貧成績單上,寫滿了能源脫貧攻堅工作為廣袤山鄉帶來的巨變。光伏扶貧讓千萬貧困群眾從無業可依走向了長效收益,成為我國產業扶貧精品工程和十大精準扶貧工程之一;農網改造升級破除用電“老大難”,讓堅強的電力保障成為脫貧攻堅的堅實底氣;一項項能源工程將資源優勢轉化為貧困地區的經濟活力和發展后勁。

  戰貧成績單的背后,是能源人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使命初心和價值追求,是能源人傾灑在祖國大地上的執著奮斗和無畏奉獻。立足實際情況,把握減貧規律,發揮能源優勢,國家能源局構建了一套科學有力的政策體系和工作體系,為脫貧攻堅事業貢獻了寶貴的能源智慧、能源方案、能源力量。

  光伏扶貧 打造易于推廣收益長效的能源方案

  用什么思路和方法打造好的扶貧產業?產業的優劣又靠什么檢驗?這是新能源司自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不斷思考的問題。

  以精準扶貧為遵循,以科學設計為前提,能源產業扶貧的目光落在了光伏發電項目上?!傲暯娇倳浄浅jP心光伏扶貧工作,為我們的工作指明了方向,注入了信心?!毙履茉此鞠嚓P負責人告訴記者。2015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次會議上深刻指出“光伏發電扶貧,一舉兩得,既扶了貧,又發展了新能源,要加大支持力度”。2017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山西太原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上進一步強調“在具備光熱條件的地方實施光伏扶貧,建設村級光伏電站……,是解決深度貧困的好辦法”。此后,他又多次肯定了光伏產業對于增強貧困地區經濟發展活力和發展后勁的重要作用。

  新能源司深刻認識光伏扶貧的重要作用,充分發揮其資源普及、運維簡便、收益穩定的優勢,自2015年啟動實施光伏扶貧以來,先后下達并完成了5批光伏扶貧專項建設計劃,累計建成光伏扶貧電站2636萬千瓦,惠及約10萬個村、415萬貧困戶,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村5.98萬個,每年可穩定產生發電收益約180億元。

  在“苦甲天下”的寧夏西海固、在沂蒙革命老區山東沂蒙縣、在極具光資源優勢的青海高原……光伏扶貧成為廣大貧困群眾搬不走的“陽光銀行”和貧困村集體經濟“破零”的重要產業支撐,成為各地脫貧攻堅的重點產業,以及資產收益扶貧的重要途徑,多個地區實現讓全部貧困戶享受光伏扶貧收益。與各地的地理條件、產業特點、貧困特點相結合的多樣化光伏電站建設模式和收益分配模式不斷涌現,農光互補、漁光互補、畜光互補、林光互補,戶用電站、村級電站、集中式電站、飛地建設等。光伏扶貧工程牢牢把握住了精準和科學的要義。

  同時,光伏扶貧的政策體系不斷完善。國家能源局會同或配合國務院扶貧辦、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等相關部門,及時出臺政策措施:針對扶助對象擴大化、地方政府資金籌措責任不落實、電費及補貼結算不及時不到位、未按規定分配資產收益等問題及時出臺了相關管理辦法;積極協調解決地方參照國家政策實施的村級光伏扶貧電站相關問題,對這批項目進行審核后補充納入國家規模范圍;光伏扶貧項目單列補助目錄,補助資金優先發放,項目電價不退坡,項目用地有保障,確保優先調度與全額消納。一系列政策措施切實保障了光伏扶貧長期發揮效益。

  光伏扶貧管理水平也在持續提升。國家能源局依托全國扶貧信息系統建立了扶貧項目聯合審核機制,保障了審核過程和結果的科學性和準確性;全國光伏扶貧信息管理系統實現對光伏扶貧電站統一編號、建立目錄,實現可視化、精細化管理;全國光伏扶貧信息管理云平臺實現項目建設全流程、收益分配全周期管理,以及電站遠程在線監測和智能運維服務,保障電站長期穩定運行。

  “光伏扶貧取得了顯著成績,為產業扶貧開辟新業態,為壯大貧困村集體經濟鋪設新路徑,為貧困農戶增收提供新支撐,為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打造新抓手,為能源革命增添新動力?!痹谌ツ甑娜珖夥鲐毠ぷ鳜F場會上,國務院

  扶貧辦黨組書記、主任劉永富做出這樣的評價。

  農網改造 讓能源基礎成為脫貧的底氣和動力

  能源應為脫貧攻堅發揮怎樣的作用?什么是能源工作最亟待解決的問題?要充分發揮好能源對脫貧攻堅的基礎保障作用,解決群眾用電“老大難”問題,為貧困群眾生產生活提供堅強動力支持。這是新能源司心頭最為緊迫的任務。

  這樣一組數據,集中展現著能源基礎設施建設工程之繁、改變力量之大:

  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能源局累計安排中央預算內投資計劃4248億元,相繼實施無電地區電力建設、農網改造升級及新一輪農網改造升級。

  2016-2019年,全國農村電網累計新增改造110千伏變電站3000余座,35千伏變電站1000余座,10千伏變壓器110余萬臺,各電壓等級線路230余萬公里。

  4000萬無電人口用電問題全面解決。大電網覆蓋范圍內貧困村100%通動力電,工程惠及3.3萬個自然村、800萬農村居民。全國160萬個機井實現通電,涉及17個?。▍^)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1061個縣,惠及農田1.5億畝?!叭齾^三州”、抵邊村寨農網改造升級如期完成,有效改善深度貧困地區210多個國家級貧困縣、1900多萬群眾生產生活用電條件。

  全國農村平均供電可靠率達99.82%,戶均停電時間從2015年的51.7小時降低到15.4小時,綜合電壓合格率從94.96%提升到99%以上,戶均配變容量從1.67千伏安提高到2.7千伏安。

  ……

  人民生產生活普遍使用電力,是現代文明進步的重要標志。幾輪農網改造歷史性的解決了用電難題,讓百姓實現從“用上電”到“用好電”的轉變。農村用能方式發生深刻變革,秸稈和薪柴使用量較2012年減少了52.5%,電冰箱、洗衣機利用率明顯提高,空調保有量是2012年的2倍以上,電磁爐、電飯鍋已經成為常見的炊事工具,摩托車、農用車逐步被電動車取代,脫粒機、粉碎機等大功率用電設備走進千家萬戶。充足穩定的電力帶動農村地區產業升級,為特色農產品、鄉村旅游、村鎮電商等新業態發展提供了堅實的電力保障。

  “農村地區居住相對分散,電網投資較大,這就使得國家層面的投入和統籌推進尤為重要?!毙履茉此鞠嚓P干部告訴記者?;谶@樣的認識,新能源司加強組織領導和統籌協調,在政策上、資金上、措施上傾斜支持貧困地區電力基礎設施建設。2018年6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發布后,國家能源局迅速成立6個調研組,分赴“三區三州”所在的6個?。▍^)、14個地(市、州)的15個貧困縣開展專題調研,基本摸清了當地社會、經濟、能源發展現狀及問題困難,制定了“三區三州”農網改造升級攻堅三年行動計劃。2020年初,在新冠疫情和脫貧攻堅的雙重大考中,國家能源局開展“三區三州”、抵邊村寨農網改造升級攻堅專項監管,終于啃下了深度貧困地區用電難這塊“硬骨頭”,完成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后一公里上必須完成的硬任務。

  讓能源發展持續釋放經濟活力和發展后勁

  能源扶貧在脫貧攻堅中具備怎樣的優勢?如何做好能源發展與脫貧攻堅工作的有機融合?新能源司深知,找到兩方面工作的結合點,才能精準發揮行業扶貧優勢,讓能源行業更好融入大扶貧格局,讓能源實踐更好推動脫貧攻堅實踐。

  新能源司相關負責人介紹,我國的能源資源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區,比如水電資源主要集中在西藏、四川、云南,這些地區相對來說經濟比較落后。能源項目投資大,周期長,在建設和運營期間用工多、采購量大,對地方經濟也可起到有效拉動作用。

  為將貧困地區的能源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國家能源局在能源規劃布局、能源項目建設安排上優先向貧困地區傾斜。2012年以來,貧困地區重大能源項目累計投資超過2.7萬億元。

  在水電開發中,國家能源局建立了水電開發利益共享機制,積極推進西南少數民族貧困地區水電開發資產收益扶貧改革試點工作?!笆濉币詠黹_工建設了烏東德、白鶴灘、瑪爾擋、葉巴灘、巴塘、拉哇等大型水電工程,帶動四川、云南、青海等地經濟發展,促進庫區移民脫貧致富。

  在風電開發中,平價上網項目布局及競爭性配置方面向“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傾斜,“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風電總投資約500億元,四川涼山州風電基地已核準470萬千瓦,建成并網230萬千瓦,在建150萬千瓦,甘肅通渭風電基地已核準175萬千瓦,建成并網35萬千瓦,在建115萬千瓦。

  “當前,新能源司正在抓緊研究并推進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工作。在新時代的新征程上,我們更應出實措、下狠力、建新功?!毙履茉此鞠嚓P負責人向記者介紹了下一步工作重點。

  “下一步,光伏扶貧的工作重點將由建設轉入管理,持續發揮光伏扶貧在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和解決相對貧困中的重要作用。要繼續加大農網投資支持力度,推動實施農村電網鞏固提升工程,持續鞏固脫貧攻堅成果。要促進農村太陽能、風能、生物質能等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提高農村清潔能源消費比重,促進農村能源清潔低碳轉型和碳達峰?!?/p>

  丹心從來系家國,初心如炬照征程。傳遞偉大脫貧攻堅精神,投入新的歷史偉業,能源發展任重道遠。我們期待新時代的能源故事,我們見證新時代的能源力量。(記者 劉泊靜)

在线中文字幕亚洲日韩_欧美 亚洲 中文字幕 高清_亚洲 日韩 中文 综合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